当前位置: 生态系统 >森林系统

日本实现森林生态服务价值核算方法

2014-11-19来源:中国林业网

1.完善的森林生态监测网络和统一的监测标准体系是开展森林生态服务价值核算的基础。

日本从国家到地方已经建立了比较完善的生态监测网络,以获取森林生态服务价值核算所需的实物量数据,并实现数据的共享。日本森林资源实物量的监测由林野厅和都道府县负责,林野厅负责国有林的监测,都道府县负责其他森林的监测。

在国家层面上,日本林野厅以日本筑波森林综合研究所为主,根据不同森林生态服务功能和监测目标,已建立了覆盖全国的20多个网点,并且已有20年的实验、观测历史数据。此外,一些大学、研究所和地方的都道府县也设立了各自的生态定位观测站。目前,全国共有1000多个生态定位观测点,从事着森林生态的实验、观测和研究工作。主要对森林固碳、酸雨、森林游憩、水源涵养、人类居住的适舒性、生物多样性等进行监测。但基本的实验、观测和研究的基准是一样的,均由日本的学术会议确定统一的标准,并且在日本的环境省和农林水产省的协调下,实现数据的共享。日本政府拟建立全国生态观测数据库,为执行惊都议定书》提供详细的数据支持。

从日本的经验看,建立全国标准和基准统一的森林生态监测网络体系,并实现数据资源共享,一方面可以避免由于标准不统一,导致监测结果的不同和数据不可比;另一方面可以充分利用现有的分属各个部门和机构的生态监测网络体系,避免各自为战,减少重复劳动和数据获得成本,为开展生态环境状况监测和森林生态服务价值核算提供数据基础。

2.建立统一的核算框架、内容和评价方法以实现森林生态服务价值核算的横向可加性和纵向可比性。

日本真正意义上的生态服务价值的核算开展过两次,即1972年和2000年。相比之下,2000年的森林生态服务价值的核算更趋比较完善和科学。这主要是缘于他们采取的比较细致的工作方式:首先,在日本农林水产大臣的倡导下成立了农业一森林多功能核算特别委员会,特别委员会先后组织召开了10次学术会议(相当于中国的院士会议),研究森林生态服务价值核算的框架、内容和方法。确定了包括生物保全功能、地球环境保全功能、减少水土流失功能、水源涵养功能、营造舒适环境功能、保健游憩功能、文化功能和物质生产8个方而、55项功能,确定了目前可以定量核算的内容,同时,规定了核算方法。因此,全国的森林生态服务价值的核算将建立在标准统一的基础上。

从日本的经验看,建立全国统一的森林核算框架、内容和方法,一方而可以做到核算结果的横向可加性,即不同区域按照统一的标准和方法计算结果是可以相加的;另一方而,由于标准和方法一致,使得动态核算结果具有可比性。

3.要实现森林生态价值评价与核算为决策和林业发展服务,必须建立一支长期稳定的专业机构和队伍。

日本的森林生态价值核算的工作是由林野厅组织的,具体工作主要是委托研究机构完成。特别是,2000年由全国学术会议确定了统一的核算框架、内容和方法之后,具体核算工作委托株式会社三菱综合研究所负责。

但是,同日本有关人员交流中了解到,日本关于森林生态功能价值核算工作也存在一些问题,即缺乏稳定的专门技术人员。由于没有固定的人员和机构,往往是完成了当时的核算任务后,有关研究项目组人员就解散了,曾经参加核算研究的人员有些退休了,有些则被有关大学、研究单位所聘用。因此,没有形成稳定的团队和固定的人员,为此项工作的进一步开展带来困难,既造成了浪费,也使得3次核算的基准和标准不一,不能进行有效的比较,难以有效的为森林资源的管理提供依据。

日本的经验对我国森林资源的核算具有很好的借鉴意义。森林资源与生态价值核算是一项专业技术性很强的工作,为了长期有效地开展森林价值核算工作,使其真正为决策服务,有必要培养和建立专门的机构和研究队伍。

4.森林生态服务价值核算是一个逐步完善的过程森林生态服务价值在不同的时间和空间范围是不同的。

它因自然条件、技术条件、人们的认识和社会经济发展水平不同而变化。因此,森林生态服务价值的核算也该是随着人们的认识水平、技术水平和社会与经济需求水平的提高而不断完善的过程。日本开展森林生态服务价值核算的经验也是如此。尽管日本目前已经明确了森林具备8个方而、55项功能,确定了森林生态服务功能价值的核算框架和内容,但是,在目前的认识和技术水平下,也只是核算了其中的少部分项目,核算结果也还不足以完全改变人们的认识和决策。2000年公布的核算结果,核算的8项森林生态服务总价值为74.99万亿日元/年,相当于日本当年GDP的14.25%,也仅仅为一个丰田公司10年的利润。

当然,日本专家和有关人士也表示,他们将继续努力,通过开展森林多功能价值核算,不仅为提高人们对林业重要性的认识,同时,也为政府未来的林业投资决策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通过日本的考察和经验交流,我们充分认识到,森林生态服务价值的核算是一个长期而艰巨的过程。只有认真的研究,长期的观测,不懈的努力,才能真正实现全而客观的森林生态服务价值的核算,才能充分发挥森林资源核算的作用,为林业管理和决策服务。